合肥凝響傳媒有限公司

?Copyright合肥凝響傳媒有限公司  版權所有  皖ICP備14010352號-1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網站建設:中企動力  合肥

細數那些“神配音”的12個神技巧

【摘要】:
配音這件事,由來已久。
你知道嗎?甄嬛和東方不敗的聲音居然來自同一個配音演員,那就是她——季冠霖。她給不少“一姐”配過音,如范冰冰、劉亦菲、林志玲、高圓圓、林心如等。有人說她是“神配音”。季冠霖,1980年生,天津人。畢業于天津師范大學播音主持專業。
 
 
 
配音這件事,由來已久。影視劇工藝是后期配音的時候,就要演員在拍完戲后進錄音棚配音。開始都是自己配自己,后來偶爾時間來不及,就讓別的人配了。漸漸的,讓別人配音的越來越多。時間趕不及的,語言跟不上的,導演不滿意的,演員生病的,于是旁人替代配音的就多了。
 
 
 
漸漸的,專門的配音演員多了起來。
 
  
 
漸漸的,普通演員在配音的時候就跟不上專門的配音演員了。熟能生巧么。
 
  
 
漸漸的,出現了配音演員的團體,集體給影視劇配音。
 
  
 
漸漸的,譯制片、引進劇,甚至國產影視劇都普遍依靠配音了。
 
  
 
原因之一,有些演員的語言能力太差。
 
  
 
配音演員越來越專業化,工作效率和成果越來越強,普通的演員都跟不上了。
 
  
 
后來真實性又被重視,影視劇形成了部分原演員、部分配音演員合作的局面……
 
 
 
那么,神配音又有哪些技巧呢?在這里,我們總結了十二個要點,以供大家學習
 
細數那些“神配音”的12個神技巧
一、配音時的語言松弛
  
與舞臺上的要求正好相反,后期配音絕對要松弛自然。因為話筒的性能高度敏感,縮短了演員與觀眾的空間。不要求音調與音節的伸展,別刻意追求音色響亮清甜,任何夸張與做作都會失真,聲音狀態應依照生活自然。
  
我們前面曾要求過同學們在舞臺上演出話劇的時候,對臺詞吾言適度地夸張,是為了使后排觀眾聽得清,得把字音加強、拉長、提高,強調語音共鳴、吐字咬緊、音量放出;但是到了錄音棚里,卻要有相反的要求:一切恢復到生活中的真實狀態上來。這自然是由于話筒及調音臺在起決定性的作用,任何一丁點夸張都會帶來不真實的效果,這就是影視與舞臺藝術在臺詞創作上的根本區別。
  
二、配音時的聲音控制
  
用松弛自然的生活語言,絕不是廢除基本功訓練。松弛自然不能失去控制,松弛自然不能四聲混亂,松弛自然不能吐字含混,還要強調語言的分寸感,自然要注意語言的規范,有時比生活中還要收斂。
  
有同學會問,既然恢復到生活真實的狀態上來,我們干脆也別練基本功了。這便又走到了另一個極端。我們說自然松弛是比較舞臺劇相對而言,并非退回到你原來的自然生活里去,你原來可能是大舌頭吐字不清,也可能地方音四聲混亂,還可能發音位置不哇,分辨不清支茲音吶勒音,恩嗯音,喝佛音,衣日音,俄兒音等等,甚至連邏輯重音也不懂,怎么能勝任配音工作呢?這種所謂的松池自然是在藝術語言的基礎上,讓聽眾找不著人工雕琢的痕跡,則要求更高。好比照明師在攝影棚里用了很多燈,打出一個自然光的效果一樣,是自然的藝術、藝術的自然,則更難。
  
三、配音時的材料準備
  
了解原片的時代背景,掌握原片的思想內容,認識原片的風格體裁,分析原片的語言特征,找準劇情發展的脈絡,理解劇中人物的感情,摸清人物的氣質音色,知道人物的地位作用。
  
再好的演員,也不能拿過詞來就念。盡管你朗誦水平很高,聲音很好,還有一個和其它角色搭配的問題呢,配音演員的創作過程同原片中的演員一樣,要熟悉劇本的時代背景,主題思想,風格流派,以便在配音創作中有個主心骨,即使是歷史名劇,不同的導演可以導出不同的風格樣式,不同的演員也會演出不同的特點,只有認真的調查了,有了豐富的材料準備(畫面的與文字的)才能準確生動地為原片中的角色配音。否則便是瞎胡鬧。
  
四、配音時的話筒位置
  
話筒是語言創作的工具,應學會駕馭話筒的技藝,距離遠會造成聲音虛空,距離近會造成聲音發劈,若大聲疾呼應遠離話筒,若竊竊私語就調近距離,平時以一尺為最佳間距,特殊效果須用特殊處理。
  
前面我們講過,話筒的位置是由錄音助理負責擺放的,似乎與演員沒關系。其實不然,話筒是死的,人是活的;你若是前后左右搖晃,擺好了也沒用。演員必須同錄音組配合才能取得最佳的效果。前面還講過在舞臺上說悄悄話,要用氣把音頂出去,讓觀眾都能聽見,可是在錄音棚里就不行了,不僅不可以大聲說悄悄話,有時反而要比生活中的發音還要收斂,有了話筒,只要距離合適,多小的聲音也可以放大出去(輕抿嘴唇和用鼻子呼吸也會傳感出效果來)
  
五、配音時的心理調整
  
在理解吃透原片的過程中,要不斷地向片中角色靠攏,先從角色的行為模仿人手,然后跟蹤角色的思想行動,由表及里由內及外的推敲,把握行為邏輯和語言特征,沿著這條途徑進行再加工,形神兼備才能有語言生命。
  
同演戲一樣,一切從角色出發。配音演員還要加上一條:向片中的角色演員靠攏。任何企圖表現自己嗓音洪亮,技巧超群的雜念都應拋棄。因為銀幕上已經有一個形象在演戲,你只能順著他(她)的行為邏輯去配音,就連音色,哭笑聲都要模仿,只要把你變成了他(她)才能實現第一步的形似;即使原片角色的演員在表演上有公認不合理的(欠妥)的地方,你也要為他(她)合理化,然后用你的語言去彌補,只有這樣才能形神兼備。有了這樣的心理狀態,你才能配出有生命的語言。有性格的語言。才能防止“聲畫不貼” 或曰“聲像離股”。
  
六、配音時的空間意識
  
有關的演員都站在話筒前,錄對白前心里要有個空間,可想象劇本中的規定情境,可參考銀屏上的循環畫面,無論影視配音還是廣播劇,有內心視像才能有空間感,這樣與錄音師有機地配合,最佳的藝術效果才能實現。
  
這里所說的空間意識是指你雖然站在錄音棚里,卻要如同身在原片角色所處的空間那樣去說話。例如人在病房里交談和人在煉鋼爐旁交談的氣息狀況是不同的,人在喝茶時的交談與人在運動場上傳球時的對話也是不相同的,即所謂規定情境不同,語言形態亦不同。如果我們在配音時缺乏這種空間意識,也就缺少內心視像,即使一個字都不差,也并非完美的表達。空間意識也還可引伸出另外一種含義:配音演員同在話筒前,下句接上句的時候互相關照,語調語氣應搭上茬口,別顯得太愣,也不能因為有個別人的聲音太突出而破壞了整體效果。
  
七、配音時要內動外靜
  
對白棚里需要絕對的安靜,甚至不能有衣服的磨擦聲,調好了演員與話筒的位置,就不允許前后左右的亂動,如果是激烈動作中的臺詞,則要求演員做到內動外靜,臺詞的動感即要身臨其境,又要保證強弱遠近的穩定。
  
說起“內動外靜”似乎很矛盾,前面在講氣息與表演六合圖時第一個講到的就是心與口合,然后就是口與手合,手與眼合,眼與身合……怎么現在內心緊張,外表平靜,豈不成了口是心非了嗎?原來,這正是配音演員特殊的地方。由于有了高靈敏度的話筒,對白錄音棚里尼龍服都不許穿,更不能跑步,打斗啦,那么本應是在動作中說出來的臺詞就要*演員憑借內心視像,情緒記憶來模擬表現。當然也不是絕對不能用動作帶動語言,但必須是在錄音之前。一旦找到了這種動作語言的感覺,在真正錄音的時候,還是要回到你話筒的規定位置。否則忽遠忽近,忽強忽弱就錄不好了。
 
八、配音時要挖掘潛質
  
配音既含蓄又要有感染力,應該對人物語言進行分析,后期配音是種藝術再創作,絕不能說什么都千篇一律,無論是語調語勢或者重音,都應找到根據,符合邏輯,尋找畫面轉換的內在聯系,再做出有分寸的微妙處理。潛質是一種能力,配音演員不單單是把對白表面的意思說出來,更主要的要把角色內心深層的意思表達出來。每一句話都應當揣摸怎么去說,為什么這樣說,有沒有其它的說法。有時當導演調整結構以后,你還應當為畫面之間的重新組合找到對白語氣上的合理銜接,使它們產生內在聯系,以便做出有分寸的,貼切的補充。
  
配音切忌直白,切忌千篇一律,切忌沒根沒據地胡停亂頓,以及拿腔拿調的洋嗓子。一切都應建立在對人物性格,語言特征的分析基礎上,絕不能浮皮潦草瞎湊合。因為后期配音,實實在在是一種藝術的再創造。
  
九、配音時要口型吻合
  
外語和漢語的發音截然不同,要按語言節奏的斷連找口形,按照畫面的轉化與人物表情,翻譯的詞句也可按意思變通,先找準了氣口再關掉參考聲,記住原片人物的啟口與暫停,借助原型的情緒把自己調動,配出來的口型才能嚴絲合縫。
  
為進口的外語片配音或為粵語片、少數民族語片配音都存在一個對口形的問題,在這方面經常搞配音工作的演員已經總結出不少有益的經驗。歸結為:“找氣口,劃語節,找畫面,記景別,動作表情憑感覺。”
  
在看原片過程中,先是采取跟讀的方式,找準了停頓的位置做氣口,只要啟口和收口一致,中間可以語句顛倒或改變詞匯,可以關掉參考聲改為無聲對口形,還可以在原話的位置找中近景的畫面,或觀察人物的動作乃至一個眼神,一個嘴鼻抽動都可做為對口形配詞的參照物,對于有經驗的老配音演員來說,能做到過目不忘,憑感覺記憶,配得嚴絲合縫,可謂爐火純青了。
  
十、配音時要情緒貫之
  
配音時要把畫面切割分段,這是影視制作的一大特點,如何使劇中人情感不斷線,讓聲音變化附合劇情發展,要先吃透人物行為的貫穿,理解角色內心生活的連貫,把握住劇情發展的整體感,角色的情感線才臻于完善。
  
為了等演員,等布景,等服裝道具,在拍攝階段常常有后面的鏡頭先拍,前面的戲后拍的現象,稱為“跳拍”;在配音階段也會發生“跳錄”。跳錄的時候主要演員和前后連戲的配角演員,都應十分注意情緒連貫問題。分卷錄音如同分場景拍攝的道理一樣,是影視制作的規律;必須做到單錄時沒問題,合卷聽也非常連貫統一。這就要求配音演員對劇情發展有總體的把握——緊緊圍繞著角色的感情線,使語氣聲音的變化附合劇情發展而不脫節,情緒連貫而不跳躍。
  
十一、配音時的氣聲應用
  
氣聲是語言的重要手段,在舞臺上卻得不到施展,話筒把觀眾的距離縮短,可以把各種氣聲來表現,或意外震驚時的倒吸氣,或悲傷無奈的長吁短嘆,或議論安慰的竊笑低語,或情人相偎的細語纏綿,或自言自語的神經兮兮,或哼哼嘰嘰的耍賴磨煩。別擔心聲音小了聽不見,錄音師在調音臺上把關,氣聲應用彌補了舞臺缺憾,氣聲應用放大了微小空間,話筒使配音演員如虎添翼,配音技巧更顯得光輝燦爛。
  
十二、配音時的動畫知識
  
各國動畫片有各自的風格,為動畫片配音要區別把握,《大鬧天宮》《獅子王》《一休》,體現不同文化背景和特色,動畫人物都有原形做依托,不能因為夸張就任意胡說,表現動畫故事的起伏跌宕,表現動畫人物的喜怒哀樂,不同人物要用不同的音色,隨劇情變化進行語氣斟酌,機器人、動物和精怪妖魔,都要給他們賦予人的性格。配音的要求和故事片一樣,適度的夸張又要精雕細刻,表現海闊天空的特殊效果,自有錄音師在機器上把握。
  
綜上所述,配音技巧是熔技術藝術于一爐、導演表演合一體,聲音表情成一統的綜合技巧;也是演員完成表演創作的最后一關。
360老时时彩开奖结果